VITAMIN INTERVIEW

No.2 思考模式


2007年3月加入 傑思・愛德威媒體,擁有十年以上網路廣告銷售與客戶服務經驗。
身為 No.2 的 Amber 與小哈玩著遊戲,順便跟我們分享外人所不知道的與 No.1 相處是什麼方式吧?!

想了解 Amber 更詳細經歷: 【手機APP行銷大戰爭中的 JS-ADWAYS MEDIA 的故事?——台灣CPI市場如何開始,後續如何進行】


( 傑思・愛德威媒體 全體公司職員大合照 )

目前 傑思・愛德威媒體 在組織規劃上有了嶄新的編制,Amber 升任為公司策略長 CSO 的角色,更專注主導於產品策略上的發展經營;而業務部與媒體部則各由兩位優秀的總監來領導。全新的任務讓 Amber 更能發揮在數位行銷領域上的專業見解跟洞悉市場趨勢的眼光,為公司未來產品策略規劃,提供最大的貢獻。


◯✕問答


(1=◯;2=✕)
 

1. 從以前到現在有想過要當No1?
2. 認為自己和No1是不同類型的人嗎?
3. 覺得現在自己是否擁有No1還是No2的特質?
4. 再重新選擇會想跟現在的No1合作嗎?
5. 和No1是畢恭畢敬的說話嗎?
6. 跟No1會常常發生看法不一樣的時候嗎?
7. 最後決定會以討論或表決,還是需要通過No1決定才確定方針?
8. 跟No1吵架有萌生過辭職的念頭嗎?
9. 會跟No1聊工作外的事嗎?
10. 撇開公事私下有跟No1出去過嗎?






1. 從以前到現在有想過要當 No.1?

Amber
說沒有是不可能的,一定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成為 No1,會想從事什麼產業?

Amber
基本上都已經這個年紀了,應該都會跟數位媒體脫不了關係;充其量需要思考的點會是地點,是要留在台灣?還是要去國外發展?
說真的,台灣的數位行銷技術與國外目前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




2. 認為自己和 No.1 是不同類型的人嗎?

Amber
我公司的No.1是個人脈很廣、認識非常多人、可以爭取到很多資源跟合作機會的人。
相對來說,我比較專注在產品策略、業務拓展的部分,
所以幾年以來一直都搭配得宜,
No.1透過人脈引進了某些可能有潛力的合作夥伴、或是機會。
我負責篩選、校調並且擬定如何一起進入市場的策略。

用一句話或特質來表示 No.1 與你是什麼樣子的關係?

Amber
這樣子講好了,我們在個性以及能力上面,算是非常完美的互補。

小哈
可以在白話一點的形容嗎?

Amber
簡單來說,就是 No.1 主外而我是主內,由於No.1在業界具有廣闊的資源、且我們公司在業界也具備不錯的名聲,所以會有很多的公司會來找No.1來討論可能合作或互利的可能?
此時我會來發想這個公司的業務跟我們可以怎麼結合,並且跟公司團隊一起設法結合雙方的優點去變現。所以我們很常在某一件事情上分別負責前期與後期,算是順暢的搭配。

小哈
我覺得你也算蠻有社交能力的人。

Amber
沒有!跟 No.1 相比我實在自嘆不如!
No.1的個性上更常表現出正面、有溫度的特質,我的強項比較在商務拓展、business talk上,所以相比之下No.1比起我在談話間有更多的感染力與情感。
小哈你跟 No.1 在社交能力上面都很厲害。

小哈
哈哈。沒有啦!





3. 覺得現在自己是否擁有 No.1 還是 No.2 的特質?

Amber
我覺得經過在同一個產業十多年的歷練,對於一個中型數位媒體或是廣告公司的規模來說,針對管理、專業、策略、業務拓展等部分,其實已經有一定的程度在,只是要當No.1,身為創業家必須要有積極大膽、有一點成功機會就要勇於嘗試的精神,相比之下我的個性比較小心縝密,缺乏了一點冒險犯難的精神,如果真的要當創業家,那我得先磨練一下自己的個性吧!而且還需要具備能夠犧牲個人全部的時間給工作的條件。

主要的差異在於
a. 我對於市場策略來說,講好聽是不躁進的人,我做的戰略通常都要經過縝密的思考。
這聽起來好像很棒,但是在數位行銷變化的那麼快的狀況之下,機會一閃而逝,
很多時候就算成功率只有20~30%,厲害的創業家都會賭一把看看,但是我可能心臟比較沒有那麼大顆。
如果是自己創業,那麼可能會錯失不少應該放手一搏的機會。

b. 雖然在同事眼中我已經是工作狂了,但是還是需要一些些所謂的 ”Me time”
創業者很難,尤其是初期很難把個人生活跟工作分開
畢竟已經結婚生小孩了,如果現在自己開公司,我大概會工作與家庭生活失衡吧,
或是小孩都不認識我是誰了。
出差、應酬、初期全部的事情都親力親為的去做,會把我私人的時間壓縮到底

從 No.1 身上學習到了什麼?

Amber
就是所謂的說話藝術,根據不同的人,要思考以及親身感受對方的情況,接著再透過適合的話語,去表達事情。
我再補充說明,就是你必須要在做人或者溝通的時候,需要表現最真實的心,這樣子才會讓對方把心給打開來。

身為 No.2 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者才能?

Amber
第一個是,對這個業界了解,不管是前中後的哪一個環節,我都具備相關的知識以及有一定的了解,且我會不斷的去自我學習加強自己。

第二個是,如果員工有碰到什麼問題跟我求援,我一定會給予對方答案;可能說員工需要請我幫忙處理客戶問題或者有什麼樣子的麻煩,我一定會為了員工挺身而出,站在員工的最前線。所以說我的團隊裡面,不會有主管不理或不幫忙員工的聲音出現。

小哈
了解!有個題外話,我想問有沒有你跟 No.1 兩者不相同的人,一起解決問題的例子呢?

Amber
比如說,跟新媒體在接觸與洽談合作的時候,No.1 會先用他的人脈、有溫度的談話和社交能力,跟可能合作的夥伴們搭起橋樑;接下來由我這邊以專業的角度做切入,跟新媒體討論具體的合作方案。所以思考一下,如果萬一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對方根本不認識我、也不了解或認同我們公司,也自然不會有後續的事情發生。


4. 再重新選擇會想跟現在的 No.1 合作嗎?

Amber
我覺得如果是當初年輕的我,我覺得是會的。
他相當的授權,也相當的尊重我們的決定;
但是如果是中年以後的年紀,而且依然在數位媒體產業,我可能會選擇以技術開發為基礎並且以全球佈局為主的公司,這跟No.1個性比較沒有關係,比較是站在公司資源面上的考量。

會想與 No.1 合作,是因為 No.1 有什麼吸引力?

Amber
有兩個點:
1. 社交能力,透過這能力交到很多不同類型的好朋友。
2. 跟上題有互相呼應,在一對一講話時,No.1 的談話有溫度以及感染力,讓聽者會感覺到非常舒適以及感動;而我重視邏輯性且就事論事,所以講起話來比較會像是機器人,針對問題去解決。然而很多時候,溝通的重點不在於邏輯、而是感受。

假設有個人生了重病,No.1 就像是講解病情與安慰病人與親屬的院長,而我就是負責開刀的醫生。


5. 會和 No.1 畢恭畢敬的去對談嗎?

Amber
當然不會!怎麼能這樣子去談論公司策略。

小哈
是有什麼原因嗎?

Amber
這樣講好了,因為我是 No.2,雖然有著主從關係,但是因為負責的事物不同,我們彼此間算是互補的型態,No.1 與我有著不同的能力以及技術。
在對方的領域中,我會去聽取對方的意見,然而在屬於我的領域中,No.1 也會聽取我的意見,也尊重我在專業技術上的見解。當彼此中有意見時,我們是以朋友聊天的方式,去針對問題想著有解決的方法。假設以畢恭畢敬的方式去溝通,我會無法提出適當的建議,這樣子對於公司的未來發展性,是有著不好的面相。

小哈
嗯,我蠻認同的。


6. 跟 No.1 會常常發生看法不一樣的時候嗎?

Amber
哈!這個很有趣!
我認為這在每一家公司都是會有的,因為彼此間都有著不同的看法,我與 No.1 會試著去討論溝通,把問題去解決。


7. 最後決定會以討論或表決,還是需要通過 No.1 決定才確定方針?

Amber
如果是針對業務、產品、行銷的部分,我可以直接做決策;但如果是關於公司的人事、公司組織調整、財務規劃(花錢購買設備)等等,會經過我與CFO、CEO,三個人的討論來決定。




8. 跟 No.1 吵架有萌生過辭職的念頭嗎?

Amber
有的時候,難免會有這個念頭;但可以透過溝通協調得到舒緩。

小哈
這樣子的回答,有點太⋯⋯客套了。

Amber
不管自己久了可能倦怠、力不從心的時候,或是意見差異太多的時候難免會有負面想法,但因為已經共事10年以上,也經歷過大大小小的事情,所以大部分的事情都能過溝通解決。

小哈
那麼以前我在的時候呢?會不會有這念頭?

Amber
因為我老實說,No.1 知道我的專業是在什麼程度,而且我們兩個人的能力也是不一樣的,所以基本上在公司的行銷產品策略上,No.1 不太會跟我有所爭執,No.1 也都會採取我在專業上所提出的建議。


9. 會跟 No.1 聊工作外的事嗎?

Amber
會呀!不只是同事,也維持著朋友的關係,是很重要的。

小哈
那麼會聊些什麼事情呢?

Amber
可能像是說家庭或者想買的東西。我們還會分享在日本哪裡買的衣服比較好看,比較便宜。

小哈
應該 No.1 以前對這東西沒興趣吧?

Amber
不會呀!我們聊超多這方面的事情。

小哈
是喔?原來如此!你去日本出差比較多時,開始會討論這些?

Amber
對呀!我就開始分享我的購物經驗給他知道,也順便聊聊家庭方面的事情。

小哈
哈哈!我記得 No.1 以前都是穿黑色的襯衫搭配牛仔褲吧?最近的穿著越來越有時尚感。(笑)

Amber
沒錯!開始比較會打扮自己的外表。

小哈
No.1 會有這些改變,是因為你們一起去日本出差時,你跟他說你購物的經驗嗎?

Amber
是啊!我就實際跟他一起去看,互相分享對於衣著的想法。

小哈
好的!


10. 撇開公事私下有跟 No.1 出去過嗎?

Amber
我們兩個人其實都很忙,所以比較不會特別約出去,但我們兩個可能會一起去參加相關產業活動或者演講。此外當出差的時候,一定會有空閑的時間,我們就會出去走一走,一起聊著公司的未來發展,但在台灣真的比較少有這時間。

No.1 對你做過最印象深刻或感動的事情?能否舉例?

Amber
在 No.1 選上臺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簡稱DMA)的理事長時,在 DMA 裡面有很多不同的公司,有的是朋友、有的是競爭者,要在 DMA 裡面得到大家一致認同,是非常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在一次餐會後回家路上,No.1有點酒意並感嘆的說著,其實要帶領整間公司站在這位置上,並勝任人生的不同角色,也是很辛苦的。

Fox
我想知道在 No.1 講完這些事情後,Amber 的感受是什麼呢?

Amber
我非常感同身受,在 傑思・愛德威媒體 早期時我帶領著一個小小的團隊,在當時要在台灣打出一片天地,真的非常不容易,你會遭遇到很多的挫折。所以我可以理解 No.1 做了這麼多事情,對當初的公司有著多大的幫助以及影響。

最後,No.2 本身應具備什麼能力?



Amber
其實要看 No.2 在公司是負責處理什麼樣子的事物。
以我們公司來講:
老闆就是負責公司的品牌形象跟人脈資源以及公司本身的核心價值觀等等。
而我負責公司的戰鬥前線。
所以我覺得在 傑思・愛德威媒體 這家公司裡面,有幾件事情會需要我這個位子來去做:

第一個是產品跟行銷策略,以及人事調度。
第二個我必須要維持足夠數位媒體知識以及情報,來解決實質上的一些問題。
第三個是我跟 No.1 個性上是相反的,我本身較於保守,No.1 則反之。
因此有時候,要去適當的協調,去減緩著 No.1 的速度,讓他去多想一些事情,或者處理上在多想著全面一點。
簡單來說,當No1跑太快時,我去減緩這速度;反之當我太緩慢時,No1會來拉我一把。
也因為這樣的互補性,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讓我們維持著最好的平衡!

小哈
現在公司大約有多少人呢?聽說最近 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架構有所變動,那麼你會有著什麼變化?

Amber
大概60人,在以前我可能會是什麼都親力親為去管的,但現在會比較針對產品策略、業務策略以及公關策略上面,去做相對的發想以及規劃,且不用再實際的下去力行;但我認為還是要適當地去接觸前線,因為一旦在後方站久了,會不清楚真正實際前線的狀況。

小哈
嗯!有道理,那麼 Amber 還有什麼想說的話嗎?

Amber
我蠻懷念與小哈以及一些同事們當初一起打拼的感覺,那時候大家很天真的為了公司為了理念,不顧一切的加班以及燃燒著生命。(笑)

小哈
哈哈!真的很懷念,那麼這次的訪談就到此結束了。

Amber
好的~謝謝。


 


Fox

討厭吃香菇的小小編輯跟自媒體VITAMIN一起努力成長中,請大家多來看看我們 (ノ∀`*)

有想看文章題材都可以去CAPSULE Inc. 粉絲團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