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INTERVIEW

手機APP行銷大戰爭中 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故事?—— 台灣CPI市場如何開始,後續如何進行


貫徹「衝破想像」,傑思・愛德威媒體(JS-ADWAYS MEDIA)經營故事

傑思・愛德威媒體(JS-ADWAYS MEDIA)」前身叫做傑思媒體(JS Media),成立於2005年。
曾負責過七、八年級生美好回憶的「無名小站」廣告獨家銷售代理,在十幾年前網路萌芽時期,能夠創造單月千萬的業績,在當時網路廣告尚未蓬勃發展之際,是相當的厲害,也可以說是數位行銷與網路廣告興起年代的見證者。
小哈Fox 專訪到 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 CSO Amber 帶大家更深入了解 傑思・愛德威媒體 背後的起源以及故事。

也有關於最近升職到公司策略長 CSO 的 No.2 Amber 的 【 No.2 思考模式 】





小哈
這篇訪談會刊登在一個叫 VITAMIN 的網站,是我們公司 CAPSULE 旗下的媒體。
這裡面主要刊登的是我們公司的廣告,另一個目的是分享給支持衝破想像的人與企業,訪談符合衝破想像的人或企業,藉由故事傳遞給讀者新的觀點、想法。

Amber
衝破想像的人與企業!我 Imagination Breakthroughs!(笑)

小哈
對!CAPSULE 的核心有三個,這是其中一個,簡單來說想了解 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故事以及 CPI 從無到有,中間是經過了什麼方式在衝破想像。

Amber
從賺不到錢到有賺錢嘛!(笑)了解!


傑思・愛德威媒體 與 Amber 的相遇;「1+1>2,創造雙贏」

小哈
為了讓讀者更能了解「CPI戰爭的故事」,想請 Amber 簡單介紹一下 傑思・愛德威媒體 是什麼樣的公司?

Amber
傑思・愛德威媒體 原本的名字叫 傑思媒體,是本土的媒體銷售公司,成立於2005年。當時是 Web 2.0 時代,作為台灣最大的 Blog 網站-無名小站的廣告獨家銷售商。

小哈
無名小站 Fox 知道嗎?

Amber
有用過嗎?

Fox
有!小時候很愛用!



小哈
喔!真的嗎!?

Amber
可愛的女生做無名人氣都會很高啦
在無名小站中,很多人氣很高的都是一些正妹或者可愛的女生。

小哈
你是90後?

Amber
你79的喔?還80?

Fox
80。(笑)

Amber
那你可以叫我安叔了!(驚)
好!

無名小站在2006年被雅虎買走,公司開始去嘗試各種不同媒體組合的可能,當時的立基點是在於很多網站的創辦人都很年輕,不過是他們可能不擅於如何跟廣告公司或客戶打交道,所以就請我們當他們的經銷商、合作夥伴。
那時我們也致力於兩件事:
第一、把合作的各個媒體優點組合提供給客戶一個完善的解決方案。
第二、向合作夥伴證明 傑思・愛德威媒體 作為經銷商的價值,將營收帶進來,合作夥伴只需專心將服務做好;這兩件事都圍繞在【如何能夠1+1>2 ,創造雙贏】是當時首要思考的一點。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傑思・愛德威媒體 在遊戲領域開始提供 AppDriver 以及其他媒體整合的衝榜服務,到引進總部研發的監測系統 PartyTrack,在當時台灣手遊行銷領域可說是紅極一時,也開始漸漸地有國外的客戶找我們合作;同時間,在品牌客戶端的規模也越做越大。

小哈
Amber 進來 傑思・愛德威媒體 原因?

Amber
進來 傑思・愛德威媒體 有兩個原因,一是被朋友拉進來,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老實說當時自己的媒體經驗不多,所以像 傑思・愛德威媒體 這種有好多個媒體可以銷售對我來說彈性比較多!那我也很感謝 傑思・愛德威媒體 給了我機會,讓我從業務員開始做;在 傑思・愛德威媒體 那麼多年來,我自己銷售過或談過合作、主導過合作的媒體應該將近60個媒體;任何格式、形式的東西我都做過,所以在 傑思・愛德威媒體 當業務員的時間算奠定了我對 Digital media industry 的認識與了解!(驕傲貌)


CPI戰爭的起因是什麼?

Amber
傑思・愛德威媒體 在2012年下半年接受了 ADWAYS 的投資,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小哈
在2012 - 2013年,台灣智慧型手機的數據,Android、iOS 在全球來說排名非常前面,當時很多台灣周邊的國家都希望能夠把他們的遊戲或是APP的服務放到台灣,由此發現是一個很好的商機,另外 AppDriver 這個產品在日本當地也取得了一定階段的成功,當時我們跟高層討論後,認為應該把 AppDriver 試著在台灣看有沒有機會可以做起來。
當時台灣、中國跟韓國等國家都一起推廣,不過目前 AppDriver 在其他市場陸續在適應當地合宜的行銷方式轉型,而台灣市場仍保有相當程度的競爭力,這方面覺得還蠻不錯的!(笑)

台灣的媒體屬性其實在2012年時,還停留在賣廣告版位曝光的年代,當時主流還是以包天(CPD)、曝光(CPM)、點擊(CPC)為主,做法則是相當傳統。
那 CPI 這個詞的出現,其實 CPI 這三個字是「Cost Per Install」;CPI 當時在國外已經是個在網路廣告裡面成效計算的專有名詞,但是這個名詞在台灣估計沒有太多人聽過,拿出來用也可以營造我們的特殊性,比較有話題跟記憶度。

小哈
我記得你以前玩音樂也叫自己「DJ CPI」!



Amber
對對對!(大笑)
公司在電玩展期間舉辦的 Party 上,我擔任 DJ 的角色,我就說今天放歌的不是 Amber ,是 DJ CPI ,當下與會的遊戲客戶對我還有我們的產品就有了更深度的連結。
CPI 的起因簡單來說,當時受限於技術關係,台灣沒有太多有名的遊戲媒體做這件事情,當海外的平台進來台灣,因為沒有辦公室與本地員工,要找當地流量來賣廣告的速度沒有那麼快,所以 傑思・愛德威媒體 評估後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來執行這件事。


(圖為DJ CPI)


製作 AppDriver 產品上遇過什麼困難?

(點擊圖片了解 AppDriver 是什麼)

“台灣最強力的 APP Download 利器 AppDriver 是ADWAYS集團推出的產品, 目前在台灣已經是最大的下載量供應平台; 同時也是 APP 開發商最好的收入夥伴,加入平台後可提高行動 APP 開發商的收入。”

Amber
遇到什麼困難嗎⋯⋯,我們以前都做代理商賣廣告,沒有自己的 IT、自己的產品開發部門,所以一開始要做這個東西時對我們吃足了苦頭,起初做 AppDriver 只有兩個人,就是做業務的我跟小哈,只有我們兩個人去談媒體而已。

一開始要做 AppDriver 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是做聯播網。做一個 AD Network 匯集每個 APP 的力量來創造很好的流量。
第二、製造自己的 APP 來做 CPI廣告。
但問題就是要找很多的App加入我的聯播網,那要好的流量當然是做遊戲的最好,加上客戶也都是遊戲客戶,做遊戲的找遊戲APP 來投廣告最棒了!台灣那時手遊都是中國或是日本來的,所以做這個東西對我們來說很痛苦。

第一、如果要做自己的 AD Network ,因為當時台灣流行的遊戲都不是台灣人做的,所以跟台灣的遊戲發行公司談生意幫助不大。我們原本那時候都是做品牌客戶為主,遊戲界的人脈我們也沒有,海外公司也沒認識幾個,如果去海外談的話,一開始的人脈就是零,要花很多的時間重新拜訪跟認識,所以那時候對我們來說是累的。

第二、如果初期要以開發自己的點數 App 為主的話,那時候擁有很不錯的業務(笑)
因為我是業務,說自己不錯可以吧!(大笑)小哈也是厲害的業務!
但是 Operation Engineer 相關經驗的人是沒有的,所以即使開人力銀行找這些人,因為台灣沒有人做過,不可能找到有相關經驗的人進來,所以如果要做自己的媒體也是很累的。
要找到一個有經驗的人來幫你做這個 APP與經營 CPI 的生意並不容易,緊接著下一個問題就是雞生蛋跟蛋生雞的問題;好不容易找幾個願意加入我們聯播網的 APP 進來,就要趕緊去找案件,找案件客戶一開口就是要衝榜,那一天要跑好幾千的下載,當時剛加入聯播網的媒體又給不出這個下載量,所以沒有案件,APP 就走了,但有案件又跑不完,當時就很苦惱該怎麼辦。

小哈
對!我也想起了剛開始的時候。



Amber
一開始有做過幾個案件,那時真的很痛苦,我永遠都記得。
那時候兵分兩路,我跟小哈當時在日本出差,品牌客戶下了一張五萬塊的單,業務打來哭說怎麼辦,因為五萬塊的單,我們媒體流量太少跑不完,我們兩個那時在跟日本客戶開會、吃飯,我們就走到居酒屋外面⋯⋯

小哈
對對對!

Amber
那時候當然也有幾個很大的遊戲成為媒體,我們那時候以為「哇!這應該可以做生意」,但後來發現其實沒什麼流量,可是我客戶已經接進來了,只好我跟小哈兩個在日本一直發訊息給身邊朋友請他們下載,然後台灣這邊一直在信義區掃街,就是找通訊行的展示機下載,或請路人下載,那時候業務都快哭了,他們當時沒有離職我認為真的超厲害。(笑)

後來好不容易做出一點成果的時候,其他公司也開始紛紛加入戰局做了他們自己的 CPI 工具,加入戰局的公司擁有比我們更多的資源,更多的人力,且對遊戲業的涉入遠超過我們公司。
所以競爭就開始激烈,更不要說後來還面臨到假人刷榜程式的挑戰以及蘋果審核的掃蕩。


AppDriver產品對公司、營收產生什麼影響?

小哈
AppDriver 剛起來的時候。是20個人左右嗎?

Amber
對!差不多!
當時我們都坐會議室辦公,然後我想到小哈真的很髒,他每天都要喝6杯咖啡,下班杯子都不丟,我旁邊都是杯子超髒的!(大笑)
而且每次開會時因為都坐在會議室辦公,沒有位置,外賓來找我們開會,就是把杯子放下去,然後外賓坐下就可以開會了!(再次大笑)

小哈
後來我不在了,搬到21樓後業務開始變多了嗎?

Amber
那時有兩個團隊開始變得很多人:
第一、是業務開始變多。
第二、是因為我們開始做自己的APP,所以有產品團隊在裡頭,那時候最多應該有六七個人吧!有客服、CRM(客戶關係管理)⋯⋯等等。



AppDriver 也幫我們公司打了一個強心劑,主要是因為這個產品的成功,奠定了我們三件事情:
  1. 遊戲與海外客戶經營的基礎
  2. 我們也意識到我們除了可以賣媒體、可以寫提案外,也可以培養自己的運營與研發人力。
  3. 當然,也由於當時手遊的興起,我們確實也用 AppDriver 搭配其他的媒體服務,創造了非常不錯的營收,讓同仁們都受到了很多鼓勵。
也連帶的讓這些遊戲公司,把我們看作是一個遊戲的行銷公司,所以我覺得這幾個點都讓我們以前的模式有絕對性的改變。


在被Adways投資之前,最好的時候與2015年 AppDriver 成功之後相比,那時候整個業務狀況加上遊戲跟品牌客戶最好的時候,營收大概差不多是六倍左右,大概是成長600%的營業額。








CPI廣告市場現況與今後的演變

小哈
那CPI市場現況如何?

Amber
現在很難做!我簡單解釋一下現在遊戲市場為什麼會難做。
有幾個原因:



第一、台灣智慧型手機的持有率已經趨於飽和。
台灣現在大概沒有人是第一次買智慧型手機,那人生第一次買智慧型手機,當然是什麼 App 都下載玩玩看。
現在還會這樣做嗎?完全不會!所以現在這個 App 如果沒有很多人說很棒,大概也沒什麼興趣去下載。
簡單說就是「用戶越來越成熟」。
相較於幾年前的市場狀況,未必每個遊戲的品質都很好,但遊戲廠商較重視大規模的行銷,搭配著洗腦式的宣傳方式,就能第一時間成功地擄獲台灣消費者的青睞,這也是台灣玩家的特性之一。
那現在已經不是這樣,現在就算大家都在講這個東西,下載後一玩發現這遊戲很爛,就會馬上刪掉。因為台灣手遊玩家的素質已經提升,所以台灣人現在已經有辦法用肉眼看就知道這遊戲的好壞,例如,有沒有知名的 IP、畫面精緻度,或是有沒有特別的玩法,所以一些低品質的遊戲已經逐漸淘汰了。

第二、台灣的排行榜就只有 iOS 跟 Android 相對比較單純,也因為相對單純,排名前面高營收的的老遊戲把排行榜卡著,新遊戲打不進去所以他們就很難成功。
我簡單說明,一個海外來的遊戲,如果被評定為A-或B的遊戲,它不會想在台灣做,只有S級的遊戲或A+的遊戲才會在台灣上市。
台灣、香港、澳門,這三個區域的代理授權費,可能要花掉好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台幣,再加上又要花個50萬美金~100萬美金做行銷,Google 跟 iOS 還要收3成的利潤,如果第一、二個月打不進暢銷排行榜基本上就是賠錢,所以現在敢在台灣作遊戲推廣的公司越來越少,寧可跑去做一些成本較低的國家,比如說東南亞、中東、土耳其之類的地方。所以現在難做是用戶成熟之後、遊戲行銷不好做、進來遊戲數量變少。另外就是作弊的渠道太多,會讓遊戲App行銷變得不好做。


在台灣廣告業界的定位
「Always on trend, Always be pioneer.」 by 傑思・愛德威媒體


Amber
傑思・愛德威媒體 一直以來的定位就是很多media他們的變現單位,我們代理他們媒體的銷售;我們其實在業界的位置算蠻特殊的,因為要嘛就是媒體出來賣,客戶把預算拿給媒體,那中間做 agency 的幾乎全部都是廣告agency或 媒體 agency,只有我們是做 reseller agency,所以這一點蠻特殊的。
傑思・愛德威媒體 不是做單一的媒體,好處就是很多的網站沒有辦法在網路時代演進那麼快的情況下,經過多年還可以用同一個模型活下來,這很不容易;我們當初賣很多的網站現在也都消失了,但因為我們公司一直不停的在拉新的東西進來的緣故,所以我們能夠一直以「最新潮的方式活在這個業界裡頭」。

小哈
現在也是差不多狀況嗎?

Amber
我認為現在的狀況跟以前有點不一樣,首先是因為加入 ADWAYS 的關係,開始有辦法可以做我自己的東西,例如 AppDriver,那另外一件事情是,雖然從去年開始,但台灣的數位行銷預算已經比電視、戶外或者是雜誌更多。

小哈
從去年嗎?

Amber
去年開始已經交叉了,電視往下走,(數位)媒體往上走,但往上走歸往上走,大部分的預算都被 Facebook、Google 或周邊服務拿走,所以我必須老實說,我們現在手上所擁有的媒體,90%以上都不是本土媒體,都是國外的,這是跟以前最大的不同;以前是跟台灣人談,那現在都跟外國人談,壓力是非常大的。
台灣人做生意很講求感情、合作夥伴跟面子,但外國人因為根本不認識,而且平常根本不會見到面,所以就變成非常的商業、非常的正式,這個部分所帶來的壓力就會比較大。

小哈
Amber 個人比較喜歡哪一種?

Amber
老實說我樂觀現況,我認為台灣近幾年在數位跟 IT 的 Software軟實力,我們的軟實力比起東北亞或者是中國已經稍處弱勢了,如果在這個時候沒有辦法盡可能的吸取國外的知識、資源的話,沒辦法存活很久,台灣的 Market 規模很小,坦白說,我跟我的客戶以及合作企業媒體三個公司,都在坐計程車半小時內就會到的地方,我能接觸到的客戶,我的合作媒體也可以簡單地接觸到,所以如果只會銷售,我的價值就不是那麼顯著。
所以「必須保持技術跟know-how 上的領先,才能在這個業界活下來」。

傑思・愛德威媒體 希望在這個數位產業上,能夠引進更多的新想法、新做法,一方面當開路先鋒教育市場,另一方面依照客戶的目標與實際需求,不管是CPI或是其他的目標,都能夠提出最貼近的解決方案給客戶。
已經過完一個十年的 傑思・愛德威媒體,自我期許下一個十年依然可以在業界擔任引領數位潮流但卻又不失務實與績效導向的本色,繼續幫業界出一份心力。

我們也確立,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業務部門分成四個主力以及主要提供服務的四大範疇。



傑思・愛德威媒體未來該如何發展?

Amber
我認為必須要做的是無誘因的廣告服務,那我們現在的做法是總部研發各種自理操作、自動優化、以降低CPI成本為目的的無誘因媒體的可能性,預計都會在今年的Q2正式的對外銷售。
除此之外,也善加利用手上的資源,因為台灣媒體環境相對的封閉,對國際型的渠道的資訊不多,所以我們開發了我們自己小型的DSP,這個產品叫「Seads」。
但我必須說,我覺得「Seads」跟「AppDriver」一模一樣,我是指邏輯很像,就是說日本做的這個系統搬到台灣來後,我們更加因地制宜的在地化。其實「Seads」在去年就已經做過一次,但狀況是日本對接的好多個媒體的品質並不如預期的被市場接受。

小哈
「Seads」可以再詳細說明是做什麼嗎?

Amber
「Seads」其實我們現在就做了這個遊戲專用的一個 DSP(Demand Side Platform 需求方平台),我們找了很多國際間知名的渠道去對接,理念就是提供給客戶一個非常完整的 Non-Incenetive CPI solution,「Seads」裡面包括了我們 ADWAYS 自己做的流量,也包括了我們對接世界各國有名渠道的流量,那每一個渠道都是經過 Amber 這個人親自的試驗跟驗證,保證都是優質的媒體!(笑)
做無誘因這種廣告聯播網,最害怕的是買到來路不明的流量;因為目前業界都是 DSP 去接了別人的 Exchange,接來接去你都不知道接到哪邊去了,所以裡面都會混雜了很多真真假假或品質不好的、無效的流量 。
我們每個渠道都是經過人工審核跟篩選,雖然我們現在對到的渠道不多,一般的 DSP可能都接到50個、100個不同的流量來源,但是我們每個都是測過、挑過、選過才接起來,所以目前客戶使用來說,我不能說我的流量很大,但是用戶的品質非常的好。
另一方面是 ADWAYS 在做 DSP、DMP、SSP,這幾個東西在以前是非常流行的東西。台灣本地所有在做DSP的公司都不是針對遊戲客戶做的,所以這個系統的運算法必須去符合電子商務、品牌客戶、影音客戶或是遊戲APP 等等那麼多的東西,ADWAYS 所有的技術集中在做 APP 安裝這件事情上,所以我們的系統簡單,但是寫得非常深入,做出來的效果也會是好的。



Amber
我個人認為台灣的問題點:

第一、大部分做演算法的公司,技術尚未達到頂尖的狀況。
我的意思跟像Facebook、Google這種公司比,他們的技術還是有一些落差。

第二、台灣本地現在用的媒體流量,很多不是台灣的流量。
主要的還是 FaceBook 或 Google等,所以台灣本地可以控制的流量其實有限,那你要做大數據的累積,時間需要拉的蠻長的,這也是為什麼前面剛有提到,我認為我們的軟實力現在處於弱勢的原因,是因為國際間的平台累積資料的技術跟 know-how 還有速度遠超過國內的平台,所以台灣的廣告平台面臨到的一個狀況是他的效果沒有國際平台要好,他就不能賣太貴,可是如果不能賣太貴,他分給底下的那些media partner 網站時,媒體分的錢會變少,可是當媒體去用這個收入比較,是要跟你對接?還是要接 Google 跟 FaceBook,Google 跟 FaceBook 的填充率一定遠超過他們,另外是 Google 跟 FaceBook 廣告非常精準,分給網站的 ECPM 非常的好,所以造成本地聯播網跟 media 的關係要維持越來越不容易,最後只好去接別的DSP,所以當大家都接來接去時,你會發現很妙的是,怎麼投都是接到 Google 那邊,我在台灣我的原則是,如果是品牌客戶,我不做DSP、也不做RTB,因為我認為一點勝算也沒有。



小哈
了解!Incentive(激勵式廣告) 的CPI後,現在做的 Non-Incentive(非激勵式廣告) 的CPI 還有 DSP,能自己看媒體的DSP。

Amber
對!每個對接的渠道都是我本人親自去談、去挑出來的。

小哈
這個是更不一樣的嗎?

Amber
不一樣,我們有另外一個服務叫做 JS native solution,第一個他裡面所有的流量都是用本土的方式呈現的,那這個比較針對於品牌客戶,比較不主打做遊戲客戶。

那你剛問我 CPI 接下來該怎麼變,很簡單,CPI 在兩、三年前的時候,台灣做了一個我覺得在全球來說算是蠻 advance 的做法,我們有幾個同業做了一個任務的模式出來,除了下載之外,還需要每天玩5分鐘或是玩到第五關才會拿到獎勵,相較於下載更重視提升用戶的留存率。

小哈
現在還有嗎?

Amber
現在還有!但是我覺得這東西不是最重要的,應該是說我們曾經做了一些比較突破性的做法,我認為到了現在這個時間點,CPI 有兩件事情是必須需要思考的:

第一、台灣大部分的平台都支援任務的模式,可是他們在做任務的模式當中,不曉得是什麼原因,不願意跟全世界都認證的 Third Party Tracking System 去做對接,也就是當你要做任務模式的時候,你只用自己的報表為準,那這樣會讓很多 Global 等級的公司不跟你合作,因為國際公司怎麼可能用你的數據為準,要就要看通用的第三方數據,所以我認為這是第一個要做的事情。

第二、像我剛有提到 CPI 這個模式已經不那麼容易執行了,必須去思考如何透過給獎勵或誘因這件事情,讓網友真的去注意到對遊戲行銷有幫助的東西,需要做的比如說:我們可以透過給獎勵請他看一些介紹的東西或是分享介紹的文章、直播等等,而不是只有專注在下載某個東西這件事情上面,所以以後不一定是 Cos per Install 可能是Cos Per 別的東西,那我覺得所有還在做 CPI 的人需要去思考這件事情。

小哈
了解!Amber 一直是在做衝破想像的事,挑戰自己並成長。




給尚未衝破想像的人建議

小哈
Amber 算是從小業務到現在一直在成長,但有些人是在企業裡面可能一直卡住,沒有成長的機會。
通過這種操作 CPI 的市場然後現在再挑戰 CPI 行銷後,這樣子的心態與經驗,可不可以對企業裡面可造之材什麼建議或鼓勵?

Amber
好!我這個人比較不會講那種要努力加油的話,因為我從來就不是這種人,你也知道的。那我認為有幾個建議需要給這些人去了解的。



第一、永遠不要離開前線。
我的意思不是一直做執行的事情,尤其是在我們這個產業,你不要想著你今天擁有一個 know-how,過五年你還可以用同一個 know-how 活下去,你必須不停的在前線了解你的客戶現在喜歡什麼,你的客戶為什麼每次幫你提案都不會過,要去了解是因為他的客戶不喜歡你什麼地方,你要一直不停的去聽什麼東西是受歡迎的,他為什麼受歡迎?這個服務跟你的服務差在哪邊?有什麼東西是你可以模仿或者去學的;我即使到現在做到這個職位,我自己早就已經不接客戶執行了,但是我還是會一直去問、一直去關心我每一個銷售團隊,為什麼這個提案提不過?客戶成效看的是什麼?後台多勾了某幾個篩選的條件會變得比較好嗎?甚至有的時候像 FaceBook 或是某些媒體會開辦額外的產品課程或研討會,我的團隊可能還不一定像我這麼仔細的去了解或聆聽,因為我必須要了解到這些東西;或是其他產品現在情報的是什麼?這些我一定要知道,所以如果你現在去問我的業務員我的對手在幹嘛,我可能比他們知道的要多。這是第一個不要離開前線,不可以以為因為你是operation,或是你是別的部門,就不知道你的前線在幹嘛。

第二、思考邏輯必須要能建構出「發現問題」、「找到問題的答案」。
我認為台灣在做media這件事情,很多的人都是憑著一些個人的喜好或者是過去的經驗在做判斷,那你必須要非常了解每個事情的環節,那個就跟看漫畫一樣,你今天有一個人在投籃,下一頁球突然就進去了,不行!他怎麼投的、動作怎麼做的,你必須都要畫出來,看漫畫才會覺得順嘛!
所以你必須要很知道的是每一個媒體或是每一個廣告的策略,到最後做出來的他的目的是什麼?策略提的是什麼?結果是什麼?你必須要能夠想的非常的順,你自己在心裡面能把他講的很完整的故事,才代表你對每個環節都知道,那你才能夠應映所有的問題,跟做出所有的解決方式。

最後、吸收新知非常重要。
不要拒絕去看書籍或者是文章。

小哈
了解!
最後那你覺得繼續努力衝破想像的人生跟 認為工作就這樣子做的人有什麼差別?

Amber
其實我覺得我不能很完美的詮釋這個問題,為什麼呢?因為我也會遇到一樣的狀況。比如說我工作有時候會不會覺得膩或覺得累、煩?會!
但不會想換工作,為什麼呢?我覺得在做這個行業,你必須不斷的求新求變、突破,就像我剛才講的培養好的邏輯、觀察細微、知道每個環節的狀況,永遠不要離開前線,你才有辦法帶著你的團隊去預測、去思考,下一個半年、一年可能做什麼事是對的,你才能夠一直不停的去創造好的營收以及生存下來。
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最大的差別是,你怎麼掌握這個業界的脈動去發現你能夠做的而且又預測了下一個可能,才會突破。
但如果你每天就只是工作,一直去應付你手上的事情,你不會成長,你可能會把這件事做的很厲害、滾瓜爛熟,如果你是在傳統產業20年可能活的下來,但在這個產業是不行的,業務員絕對不能都用同一套方式去提案,也都不能提同一個媒體或同一套策略,你的邏輯思考得變得超快!大概就是這樣!

小哈
好的!非常感謝!





後記:
從陪伴七、八年級生的青春歲月「無名小站」開始的 傑思・愛德威媒體,還記得國、高中時期的 Fox,與當時的朋友都非常熱衷使用「無名小站」,此次訪問到非常符合VITAMIN 的核心「衝破想像」,了解到 傑思・愛德威媒體 的故事,也從 Amber 的經驗與建議裡,對於工作的啟發更是不一樣。
在咖啡廳昏暗的燈光下,看著 Amber 眼睛眼神閃閃發亮,彷彿思緒跟著一起回到最初與 CAPSULE CEO 小哈 一起奮鬥跑客戶、拉案子,對於任何難關都勇於挑戰的時候,那樣的令人熱血沸騰。
 

Fox

討厭吃香菇的小小編輯跟自媒體VITAMIN一起努力成長中,請大家多來看看我們 (ノ∀`*)

有想看文章題材都可以去CAPSULE Inc. 粉絲團留言~